-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4-25 07:24 作者:admin   

千赢国际念时光比爱长 主白美cp边伯贤尹普美

你是我的另一半,我是你的另一半,我愿意一辈子待在你身边,不离不弃.尹普美 五年前,尹普美才19岁,她的的妈妈林向琴由于身体不好,一直在医院养病,爸爸尹正青只知道天天工作

  你是我的另一半,我是你的另一半,我愿意一辈子待在你身边,不离不弃.———尹普美

  五年前,尹普美才19岁,她的的妈妈林向琴由于身体不好,一直在医院养病,爸爸尹正青只知道天天工作,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妻子林向琴,只是偶尔叫他的秘书送些补品去做做样子,尹普美就天天去医院照顾她的妈妈,天天陪着她妈妈。最终,尹普美的妈妈林向琴还是挺不过去就离世了。葬礼办完后,尹普美由于妈妈的离世,心情不好,就去了国外和闺蜜朴初珑生活,而她的爸爸尹正青在林向琴离世不久后就和另一个女人好上了,那个女人叫舒雅正是公司的员工,刚离婚不久,有一个比尹普美大一岁的儿子,叫边伯贤,因为生活艰难,家庭环境不好,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很晚,尹正青看了不忍心,就天天去关心她,陪她留下来工作,偶尔会聊聊天,晚上下班了就送她回家。后来发现这个员工舒雅和自己聊得很来,自己对她有好感,又觉得这个人很好就打算和她在一起生活。

  不久,舒雅就和她的儿子边伯贤住进了尹家,在尹家生活。尹正青想在一个月后和舒雅举行“婚礼”(只是一个大型的宴会),就跟舒雅商量一下,舒雅和她儿子也同意了。舒雅想了下,普美去留学也五年多了,是时候把她叫回来,顺便把这件事跟她说清楚。尹正青也打了电话给女儿普美,见普美同意了,就高兴得不得了,而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普美听完这个电话就替妈妈林向琴不值,哭了一晚上,也生气了一晚上

  一个穿着蓝白无袖短上衣,露出白白的腰花,破洞牛仔裤,休闲松糕鞋加上黑红格子衬衫,一头柔顺的浅棕色长卷发散在肩膀上的女孩拉着行旅箱子低着头匆匆走过,心里想着爸爸和另一个女人要在一起的事情。“砰!”尹普美的行旅箱被撞倒了,她当时已经懵了,正要去弄好行旅箱时,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留着刘海,比自己高半个的男生已经帮她弄好了,还一直向她道歉,本来尹普美还想跟这个男生说清楚的,但是一想到爸爸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就连忙地和男生说了一句“没事”就提着行旅箱走了,男生听了后也匆匆离去。

  后台,边伯贤在休息室等着自己的“妹妹”。门开了,一位穿着一字肩粉色玫瑰花瓣长裙,长长的棕色卷发披在肩上的女孩走了进来,边伯贤走过去,正想伸出手和她握手的,抬头一看,“是你?”女孩紧邹着眉头,疑惑地问:“你认识我?”边伯贤笑了笑,“还记得昨天在机场那个不小心撞倒你箱子的那个男孩吗?”“我记得了,原来是你。”“真对不起啊,昨天我不是故意的。”“没事。”边伯贤看着女孩,还是昨天那句“没事”,伸出手,笑着说:“你好,我是边伯贤。”女孩也伸出了手,握住了边伯贤的手,笑着说:“你好,我是尹普美,你应该就是舒阿姨的儿子吧。”边伯贤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笑起来真的好美,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很迷人,可爱,就像美丽的蓝色妖姬。

  此时,穿着一身被烫直的西装和被擦得非常干净的白皮鞋的尹正青正挽着穿着白色鱼尾礼服的舒雅走到场地中间,边伯贤和尹普美在旁边站着。此时,边伯贤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长长的刘海放在额前,看起来就像一个沉稳而成熟的男人,尹普美则一脸心事重重地站在一旁。

  最后拍全家福时,尹正青,舒雅和边伯贤都笑得很开心,只有尹普美一个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出来。

  “呜呜呜~”整个房间里传来尹普美的哭声,她抬头就看到床边柜子上的照片,那是她和妈妈林向琴的合照,用妈妈喜欢的白色相框镶嵌着,相框上还雕刻着妈妈喜欢的白玉兰。照片上的尹普美毫无倦色,快乐地微笑着,那闪着青春光彩的笑容,像一朵在夏雨之后悄然绽开的睡莲,含着晶莹的雨珠,羞怯而又优雅地点着头;而她妈妈林向琴的笑十分迷人,她的微笑是那么地美丽,那么地甜蜜,那么地温馨。

  尹普美看着这个合照不由自主地笑了。旁边还有一个合照,是全家福,爸爸尹正青和妈妈林向琴坐在沙发上,尹普美站在后面抱住他们笑着,那是五年前妈妈生病时照的,照片上的三个人都勉强地笑着,笑得十分不自在。看着这个合照,再看了眼这个房间,熟悉的休闲沙发,粉色的碎花窗帘,挂在窗上的日式风铃,碎花系列床上用品......这都是妈妈和她一起设计的,尹普美仰起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妈妈,以前有你在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是多么幸福快乐啊!现在你不在了,爸居然要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还为那个女人举办了大型的聚会,您说爸心里有过你吗?没事的,妈!既然你不在了,那我就替你好好的活下去!”说完后,尹普美狠狠地把全家福扔到地上,“啪啦!”碎了。她看了眼地上的玻璃碎片和那张三人合照,慢慢地蹲下来捡着玻璃碎片,一片,两片,三片......没了,真的没了,这家再也不是以前幸福快乐的尹家了,再也没有妈妈的味道,再也没有妈妈的痕迹了。尹普美想到妈妈居然会爱上一个不爱她自己的人,还对他这么好,而爸爸却不好好珍惜,在妈妈离世不久后居然要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真是替妈妈不值!她苦涩地笑了,眼睛已经湿润了,紧紧地握住拳头,手上的玻璃碎片已经深深地扎进手里,鲜血已经染满了整个手掌,一滴,两滴,三滴......鲜血滴在地上,染红了那张全家福,整张全家福已经变成了血色。尹普美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滴到那张被鲜血染满血色的全家福上,那张全家福被鲜血和泪水浸着,慢慢地腐烂......

  尹普美哭着跑了出去,开着自己的车去了以前和妈妈去过的地方,那些地方都充满了妈妈的味道,有妈妈的回忆。

  尹正青和舒雅想好好和尹普美聊聊,就叫边伯贤去把尹普美叫下来。边伯贤站在尹普美的房间外面,而自己的房间就在尹普美的旁边,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最后还是决定了,他也不能违抗尹正青和自己妈妈交代的事。“叩叩”“叩叩”,敲了两次都没人开门,就小心翼翼地问:“尹普美,叔叔和妈找你,叫你下去呢!”没人回答,就再叫一次,“尹普美,尹普美。”还是没人回答,边伯贤在想她会不会已经休息了,还是因为接受不了这件事就自杀了?边伯贤马上开了门进去,一看,没人?他连卫生间也找了,还是没人,她会去哪?眼睛扫了扫整个房间,结果看到床边有一滩血迹,蹲下来仔细一看,是一张全家福,被鲜血染红了,照片上还有玻璃碎片,边伯贤也不傻,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刚下楼梯,边伯贤就在想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叔叔呢?万一告诉他了,又怕叔叔的身体熬不住,还是先瞒住这件事吧!边伯贤走去客厅,愣了几秒,对尹正青说:“叔叔,普美她睡了,我们就不要打扰她,让她休息一下吧!”尹正青和舒雅听了后,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也没说什么回房间休息了。边伯贤也等尹正青和舒雅走了之后,才去尹普美的房间,帮忙弄好了地上的那些玻璃碎片和血迹,包括那张被鲜血染红的全家福。这是他边伯贤第一次看尹普美的房间,简约清新,粉色的少女系列。想起自己第一次和她在机场遇见的场景,那时他是去办事,因为走得急不小心就撞到了尹普美,那是匆匆看过尹普美,以前听叔叔说过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取得好,十分文静·优雅,可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可今天他终于看到尹普美了,果然人和名字一样,一样文静优雅。

  “回来了?”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尹普美随着这个声音看去,一个留着刘海,带着钻石耳钉,穿着休闲服的男生坐在沙发上,“边伯贤?你怎么在这里?”尹普美看着边伯贤说道,边伯贤的眼睛也看着尹普美,起身,一步步走向尹普美,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双手把尹普美抵在墙上,他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尹普美,边伯贤比尹普美高半个头,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尹普美,她哭过,被打的红手印还在,棕色的眼眸里透露出点点的幽光,眼角里残存着水晶般的泪珠,乌黑长卷发垂落在肩上,肤色晶莹如玉,薄薄的唇,色淡如水,清秀的五官里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飘逸,就像天使一般空灵......尹普美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这个男生,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晳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特别是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边伯贤伸手轻轻地帮尹普美擦掉眼角的眼泪,温柔地说:“你没事吧?”尹普美被他盯得脸都红了,十分不自在,低声说:“没,没事。你看够没有?!”边伯贤放下手,笑着“哼”了声,把手从墙上放下来,认真地看着尹普美说:“对了,刚刚我去你房间找你时,看到地上有血,你受伤啦?”尹普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不在意地说:“没事啊。”边伯贤也随着尹普美的眼神看了看她的手,被吓了一跳,整只手都是血,什么也不说就拉着尹普美到沙发上坐着,一边去拿医药箱一边担心地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尹普美看了看自己的手,冷笑了一下。边伯贤把医药箱放到桌子上,去打了些温水来,干净修长的手指拿着棉签蘸着药水帮她清理伤口。尹普美看着边伯贤,从小到大他是第一个帮自己处理伤口的男生,看着这么认真地边伯贤,觉得他也挺好的。边伯贤认真地帮尹普美处理伤口,先是用温水把血迹擦掉,再消毒,然后小心翼翼地为她擦药,尹普美觉得很痛,就喊了出来:“啊!痛!轻点!”边伯贤担心地说道:“忍着点,我会轻点的。”尹普美单手撑着脸,欣赏着边伯贤,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浅;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边伯贤帮尹普美擦上药,再包上绷带,叮嘱着尹普美:“千万不要碰水啊!”尹普美等边伯贤帮她处理好伤口后,

  对他说了声“谢谢”就回房了,边伯贤看着尹普美那娇小的身影和受伤的手,皱着眉头,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哀伤......

  回到房间的尹普美无力地蹲着地上,头埋在膝里抽泣着,边伯贤经过尹普美的房间就听到她在哭,本想敲门问她怎么了,但手伸到一半就僵在空中。边伯贤闭着眼睛靠在尹普美的房门上,无声无息地听着她哭。

  阳光照进她的房间,照耀着床上正在酣然入梦地女孩。床上的女孩微微地动了动睫毛,跟着又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儿,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要她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

  “哈~”尹普美起身,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裹着半张被子被阳光照耀着的她,此时美极了,眼睑轻敛,安详的脸上透着一份恬静,乌黑的长卷发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嘴角微微上扬,描画出一线弧度......

  尹普美洗梳好之后,换了身白色宽松的毛衣,白色牛仔裤,悠闲白色松糕鞋,习惯性地把长卷发散在肩上,看起来就像一个阳光开朗的年轻少女。她慢慢地走下楼打算去饭厅吃早餐,刚走到饭厅门口时,看到边伯贤和爸爸还有那个女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着早餐,尹普美就想到以前妈妈在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样,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吃早餐,现在的他们可真像一家人啊,自己反而就像一个外人,看着都不忍心去打扰,于是尹普美就站在门口干咳了一声,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她,尹正青看着尹普美说道:“普美啊,下来啦!快吃早餐吧!”说完,舒雅亲切地接着说:“来呀,快坐吧!”听他们一说,尹普美还真有点不习惯,回了声“嗯。”就坐在了边伯贤旁边,尹正青对边伯贤和尹普美说:“伯贤,普美啊!是这样的,你金叔叔不是住在国外吗?他邀请我们去国外玩,人家的好意我们总不能拒绝吧,所以我们就答应了。伯贤啊,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普美了。”舒雅和边伯贤也同意了,可尹普美反应最大,刚开始尹正青说的前几句话都还好,只是瞪着尹正青和舒雅而已,可听到要让边伯贤这个人来照顾自己的这句话时,正喝着牛奶的尹普美被呛到了,猛地在咳嗽,在一旁吃着早餐的边伯贤看着被呛到的尹普美就把头扭到一边偷笑。尹正青看到了,皱了皱眉头,说:“普美呀,怎么反应这么大啊!不同意吗?”尹普美看了眼边伯贤,再看着尹正青说:“没事。”尹正青看了舒雅没什么反应后才对尹普美说:“伯贤,就拜托你了啊!我们先上去收拾下行李。”说完,便和舒雅一起回房间。

  等尹正青他们走远后,边伯贤望着尹普美肯定地说:“怎么,你嫌弃我啊!昨天晚上是谁帮你处理好伤口的,是谁半夜放弃睡觉的时间等你回来的,是谁还叮嘱你要两天换一次药的......”尹普美听到这些话后,就觉得好像在听催眠曲一样,对边伯贤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唉,好了好了,是你是你都是你行了吧。真是的,现在叫你去演奏催眠曲啊!”边伯贤听了后,笑着“切”了声:“唉,你怎么突然之间变了个人似的,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果然,还真是一个未成熟的小姑娘啊!”尹普美反驳边伯贤:“什么跟什么呀!这才是我的本性,昨天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已。还有你,怎么你也变了个人似的?”边伯贤看着尹普美:“这也才是我的本性啊!”

  两人说话中,尹正青和舒雅下来了,两人也意识到有人下来,就都马上闭嘴,保持沉默。尹正青对着两人说:“伯贤,普美,我们先走了,照顾好自己啊!”舒雅不放心的看着边伯贤和尹普美说道:“伯贤啊,记得照顾好普美啊!”边伯贤也看着舒雅说:“知道了,妈!路上小心点儿!我送你们去机场吧!”尹正青和舒雅也答应了。临走前,尹正青看了眼尹普美,尹普美也发现爸爸正在看着自己,就没说什么回了房间,他实在不舍得这个女儿,放心不下啊!但还是和舒雅,边伯贤出门了。

  尹普美回到房间后,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突然尹普美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金钟大啊,尹普美按了接听键,“喂,钟大哥啊,什么事啊?”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她手机里传来“普美啊!我今天回国了,两年没见了,过来机场接我呗,怎么样?”尹普美想了想,是啊!两年没见了,挺想他的,“真的!好啊!等我!”“嗯,好。”接完电话,尹普美整理了下衣服,马上去机场接金钟大了。

  机场里人山人海的,到处是人,尹普美扫视着远处。金钟大看到不远处的尹普美,就悄悄地走到她身后,用手遮住她的眼睛,玩腻地说:“猜猜我是谁?”尹普美握住那双手,转过头一看,金钟大穿着白色高领上衣,破洞牛仔裤,黑色短靴,加上米白色的长夹克,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想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尹普美顿时惊呆了,金钟大也是很久没见过尹普美了,穿着白色宽松毛衣,白色牛仔裤,悠闲白色松糕鞋,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卷发柔顺地垂肩,水灵灵的大眼睛映着阳光,仿佛有阳光在里面跃动着,卷翘的睫毛俏皮的颤动,就像一只可爱的蝴蝶,水嫩的粉唇微微向上勾着,显得女孩十分活泼可爱。金钟大把手放在她眼睛的前方晃了晃,轻声问着:“普美,普美?怎么了,是不是被我帅到了!千赢国际”尹普美马上回过神来,“啊,什么呀!两年没见了,你变化很大嘛!”金钟大摸着尹普美的头,温柔地说道:“那当热啦!两年没见了,你变化也很大嘛,之前还是一个只会哭哭闹闹的小女孩,现在成熟了很多嘛。”尹普美听到金钟大说自己的坏话时,皱起眉头,嘟着嘴向金钟大撒娇:“钟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金钟大斗不过尹普美,叹了口气,“好好好,你最可爱,你最漂亮行了吧!”说完就笑着温柔地掐了下尹普美的脸,尹普美“哼”了声,把嘴瞥到一边对金钟大说道:“钟大哥呀,要不要去我家玩会儿,我都无聊死了,爸和舒阿姨都出国了,那个边伯贤只会自己顾自己的。”“舒阿姨?边伯贤?他们是谁啊?”金钟大疑惑地看着尹普美,尹普美拉着金钟大的手撒娇,“你去我家玩,我就告诉你,顺便给你介绍介绍呗,好不好?”说完,尹普美卖了个萌,拉着他的手摇了几下,金钟大哭笑不得,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都忍受不了这种诱惑,连忙说:“好好好,走吧!”尹普美马上笑开花了,拉着金钟大往自己汽车的方向走。

  金钟大忍不住问尹普美:“普美,你刚刚说的那个舒阿姨和边伯贤是谁啊?”尹普美“唉!”了下,把事情的整个过程从头到尾地说给金钟大听。说完,尹普美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和失望,金钟大也注意到了,一只手握住了尹普美的手,看着她,“普美,不要难过了,我会陪你坚持下去的。”尹普美看着金钟大,笑了下,也握着金钟大的手,“钟大哥,谢谢你!”这时,尹普美的手机响了,她点开来看,是表姐郑若雨,点了接听键,“喂,表姐啊,什么事?”“普美啊,是这样的,我要去外地出差,亦航可以拜托你一下,帮忙照顾他吗?”尹普美笑了,“嗯,好啊!”“麻烦你了,普美。”“没事儿,我也很久没见亦航了,这样,我现在过去接亦航吧!”“好啊,小心点开车啊!”“嗯,好。”两人愉快地结束了通话。尹普美微笑地看着金钟大,“钟大哥,可以陪我去表姐家接一下亦航吗?”金钟大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到了郑若雨家,金钟大陪着尹普美一起进了她表姐家。一进门,小亦航就冲过来,兴奋地抱住了尹普美,但谁也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很大力,差点把尹普美撞倒,幸好一只温暖的大手及时地扶住了尹普美的腰,尹普美顺着大手一看,正是金钟大,她会心地对着朴灿烈一笑。郑若雨看到后,一脸严肃地看着李亦航:“亦航,小心点啊!万一撞倒你普美姐姐就不好了!”小亦航被妈妈骂了,就委屈地低下了头。

  金钟大笑着看着亦航,尹普美马上对郑若雨说:“表姐,我没事儿。”郑若雨“嗯”了声,这才注意到尹普美旁边站着的男生,好奇地问:“普美啊,你旁边这位是?”尹普美看了眼金钟大,笑着说:“哦,他是...”正想介绍时,被金钟大抢先一步,礼貌地说:“您好,我是普美的好朋友金钟大。”郑若雨点了点头,“哦,钟大,你好。”“......”

  过了一会儿,尹普美拉着小亦航的小手说:“表姐,我们先走了,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亦航的。”小亦航不舍的看着妈妈,“妈妈,我会照顾自己的,拜拜!”郑若雨也不舍地说道:“嗯,乖,要听普美姐姐的话哦!普美,谢谢你了。”尹普美笑着说:“好,走了,拜拜!”说完,就拉着小亦航和金钟大上了车。

  小亦航正坐在后座玩着。金钟大笑着对小亦航说:“小朋友,你好,哥哥叫金钟大,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亦航看着金钟大,“哥哥,我叫李亦航,你可以叫我亦航。”金钟大和尹普美被逗笑了,尹普美对金钟大说:“他是我表弟,五岁了。怎么样,可爱吧?”金钟大温柔地说:“普美啊,我还以为这世界上就你最可爱了,没想到还有人比你可爱啊!”尹普美不服气地说:“钟大哥,你怎么能把我和亦航比呢,人家亦航还是个小孩呢!”金钟大笑了,小亦航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奇地问:“普美姐姐,你坏哦!交了男朋友不告诉我,真是不够朋友。”这就尴尬了,金钟大和尹普美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亦航,当尹普美正要解释时,金钟大摸着小亦航的头说:“亦航啊,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尹普美听了后,也没说什么就笑了笑,小亦航嘟着嘴说:“好吧,我,我误会了,呵呵...”金钟大看着尹普美说:“普美,没想到亦航这么小就那么懂事,知道这么多事了,我小看亦航了。”小亦航听到有人夸他,害羞地低下头“嘻嘻嘻”,尹普美看着小亦航,“那是,也不看看我们亦航是谁,对吧,亦航?”小亦航害羞地“嗯”了下,金钟大和尹普美都被小亦航逗笑了。

  小亦航马上去到处参观了,金钟大看了眼周围,“普美啊,这么多年了,这儿还是没变哪!”尹普美望着金钟大苦笑,惋惜地说:“虽然这个房子没变,但是家变了。”金钟大抱住尹普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说:“普美,没事的,有我陪你呢!”尹普美也抱住金钟大,整理好心情后,慢慢从金钟大的怀抱里出来,马上挤了个笑容对金钟大说:“钟大哥,我没事。”金钟大温柔地对着尹普美笑,这个丫头还是那么坚强,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普美,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身边的。

  楼梯角落里,边伯贤正好看到这一切,刚刚听到动静,就想一定是尹普美那丫头回来了,正想下去问她刚刚去哪儿了,没想到居然会被他见到这些。不知道为什么,边伯贤很失望,心也痛了下。边伯贤深呼吸了下,假装淡定地走过去打招呼,“普美,回来了,刚刚去哪儿了?还有,这位是?”尹普美愣了下,马上反应回来,对边伯贤说:“哦,他啊,他是金钟大,我的青梅竹马兼好朋友。”尹普美说完,金钟大迎着微笑向边伯贤介绍着自己,“你好,我是金钟大。”

  金钟大知道这个边伯贤就是那个女人舒雅的儿子,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和小白鞋,加上他原本好看的容貌,看起来十分阳光帅气。边伯贤也不失风度,笑着和金钟大握手,“我是边伯贤。”他也注意到这个叫金钟大的男生,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神充满了平静,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边伯贤礼貌地叫金钟大坐下来休息,自己去厨房冲咖啡。正在厨房参观的小亦航发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哎,是个帅哥哥哦~主动去打招呼,“哥哥,你好,我是普美姐姐的表弟。我叫李亦航,今年五岁了,哥哥可以叫我亦航哦,哥哥你呢?你叫什么?”边伯贤被这么可爱的孩子给萌住了,伸手去摸着小亦航的头,亲切地回答:“哥哥叫边伯贤,你可以叫我伯贤哥哥哦!”客厅里的尹普美发现小亦航不见了,就喊道:“亦航!快过来姐姐这边。”小亦航听到后,笑着对边伯贤说:“哥哥,姐姐叫我了,我要出去了。”边伯贤温柔地说:“好,等等哥哥,我和你一起出去。”说完,边伯贤拿着冲好的咖啡和点心,牵着小亦航出去了,仿佛就像一对父子。

  客厅里,金钟大和边伯贤聊着男生聊的话题,小亦航就在旁边吃着点心,而尹普美就在一边玩着手机听见边伯贤和金钟大聊到自己喜欢的话题时不时就插上几句。

  傍晚,边伯贤陪小亦航会房间收拾东西,尹普美就去送金钟大。尹普美看着金钟大,不舍地说:“钟大哥,这么快走啊!要不留下来吃晚饭呗?我在国外跟恩地学会做饭了,尝尝我的手艺吧!”金钟大无奈地说:“我也想啊,可是现在不早了,我还有是事要做,下次吧!”尹普美有点小失望地说:“好吧,下次哦!”金钟大临走时抱了抱尹普美,微笑地对尹普美说:“普美,加油!”尹普美知道朴灿烈说的加油是什么意思,就吸了口气说:“嗯,好!钟大哥你也要加油哦!”金钟大看着尹普美还像个小孩子那样,不由自主地笑了。在他们拥抱时,他们不知道边伯贤正在楼上看着这一切,他眼神里透露出失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尹普美送走金钟大后,就去小亦航的房间。一打开门看,小亦航的衣服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整个房间看起来十分舒服。心里想着:想不到边伯贤还挺能干得嘛!尹普美笑着走到小亦航旁边,看着小亦航,他此时的样子可爱极了,都快把自己萌化了,慈祥地说:“亦航,今天晚上陪姐姐睡觉好吗?”小亦航疑惑地问尹普美:“嗯?姐姐,你是不是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觉啊?”尹普美被小亦航的话逗笑了,“是啊,姐姐怕黑,亦航来保护姐姐好吗?”小亦航自信地说:“好,我会保护好姐姐的!”尹普美笑着说:“嗯,好,真乖!现在我们去找伯贤哥哥帮你洗澡好吗?”“好!”

  尹普美抱着小亦航去到边伯贤的房间,小亦航迫不及待地敲着门,对里面喊着:“伯贤哥哥,姐姐要你和我们一起洗澡!”边伯贤听到,开了门,看到小亦航一脸坏笑,尹普美却很尴尬,就靠着门边,眯着眼睛看着尹普美,坏坏地说:“啧啧啧!尹普美,看不出来啊!原来你有喜欢和男生一起洗澡的癖好啊!”尹普美瞪着边伯贤,红着脸说:“边伯贤,什么叫我喜欢和男生一起洗澡啊!”边伯贤笑了,继续逗尹普美,“难道不是吗?”尹普美为难地说:“不是啊!亦航他父母没空,所以要在我们这里住几个月,你也知道,亦航是男的,我不适合帮他洗澡啊!”边伯贤疑惑地问:“哪里不合适啊?”“就是,就是亦航是男的!他有些地方我不能看的!”“啊?什么地方?”边伯贤已经知道是什么地方,看着尹普美这么好笑的样子,忍不住继续逗她:“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什么地方啊?”尹普美有种想上去打死边伯贤的冲动,忍不住大声说道:“边伯贤,你是不是男的啊!男生哪个地方是不能让女生看的你都不知道啊!就是男生下面的那个部位啊!”边伯贤直说:“哦~原来你也知道啊!那你怎么不早说呢?”“你,你,你......”尹普美一时语塞,在尹普美怀抱里的小亦航已经笑开花了。看到尹普美这个样子,边伯贤也不忍心继续逗她了,笑着说:“是不是想让我帮亦航洗澡啊?”尹普美两眼发光,猛地点头,“嗯嗯嗯。”边伯贤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么现在亦航我们去洗澡吧!”边伯贤接过小亦航,一本正经地对尹普美说:“尹普美女士,现在是男生的洗澡时间,请回避!”尹普美被气得无语,“哼”了声就回房间。

  浴室里的边伯贤正在帮小亦航洗着澡,小亦航一脸认真地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也注意到小亦航的表情了,轻声地地问:“亦航,怎么了?”小亦航鼓起脸腮,“伯贤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啊?”“为什么这么问?”边伯贤一脸疑惑地看着小亦航,“因为我从刚刚看你们斗嘴的时候发现哥哥你是故意跟姐姐斗嘴的,而且眼睛里带着爱意!”边伯贤想这小子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对你姐姐是什么感情!只是对你姐姐有好感。”“如果哥哥你喜欢我姐姐的话就抓紧哦,因为今天那个钟大哥哥也喜欢我姐姐哎!”“钟大哥哥?他喜欢你姐姐呀!”“嗯!”两人洗澡时不断聊着这个话题,直到帮小亦航洗完澡。正在帮小亦航穿衣服的边伯贤听到小亦航在自言自语道:“唉!普美姐姐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啊!我不会输的,我也要喜欢普美姐姐!”边伯贤听到后,笑了一下,“你姐姐长得漂亮,也很善良,当然很多人喜欢啦!我看你亦航啊,还是算了吧!”小亦航不服气地说:“伯贤哥哥,我要证明给你看!哼!”说完,马上跑到尹普美的房间里,边伯贤也跟在后面,“姐姐,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尹普美被小亦航吓了一跳,“亦航,你没事吧?”“哎呀,姐姐,我没事啦!我喜欢你,你喜欢不喜欢我?”尹普美笑着摸了摸小亦航的头,“傻孩子,姐姐当然喜欢你啦!姐姐最喜欢你了!”小亦航听了后,十分开心,马上扑到尹普美身上,“姐姐你太好了!”尹普美被小亦航的大动作吓到站不稳,差点摔倒,幸好是边伯贤反应快,走过了接住了尹普美,尹普美抱着小亦航倒在了边伯贤身上,尹普美笑着对边伯贤说:“谢谢!”边伯贤也对尹普美微笑了。此时,趴着尹普美身上的小亦航被边伯贤抱了下来,“亦航啊,下次可别这样了哦,很危险的!”尹普美也看着小亦航,温柔地说:“对呀,亦航今天在妈妈家也差点撞到我了呢!下次不要这样了啊!”小亦航轻声回答道:“嗯,好,下次不会了。”之后,小亦航骄傲地对边伯贤说:“伯贤哥哥,我做到了哦!看我多厉害,一下子就搞定姐姐了!”边伯贤轻轻地掐了下小亦航的小脸蛋,“唉,知道亦航厉害了!”在一旁的尹普美无辜的看着,怎么躺着也中枪啊!关我什么事哦!好奇地问:“你们两个是不是说我什么坏话了?”边伯贤向小亦航眨了下眼睛,开心地说:“那个,很晚了,我回去睡觉了!Bye!”说完就撒腿直跑,尹普美一脸懵逼地站着,“什么鬼?算了,等一下再问亦航好了。”说完,就抱着小亦航到床上,尹普美用母爱般的眼神看着小亦航,亲切地说:“亦航呀,刚刚你和伯贤哥哥说什么呀?”小亦航搂着尹普美的脖子,笑着说:“刚刚洗澡时,我问伯贤哥哥是不是喜欢你,他就说他对你有好感,然后我就说我一定要喜欢你,我要证明给伯贤哥哥看,结果我就赢了,没了。”尹普美看着小亦航那双天真的脸和萌萌的小眼神,忍不住就亲了小亦航一口,摸着小亦航的头说:“哦,是这样啊!没事了,那现在姐姐困了,我们睡觉好吗?小亦航也一定困了吧?”小亦航点着头说:“嗯,我也困了,姐姐我们睡觉吧,晚安!”尹普美再亲了口小亦航,就关了灯,抱着小亦航,帮他盖上被子就哄他睡觉。

  不一会儿,小亦航睡着了,尹普美摸着小亦航那可爱的小脸蛋,在想着刚刚亦航对她说的那番话,是说边伯贤对自己有好感,而自己从那次边伯贤帮自己处理伤口就也对他有好感了,就是不知道边伯贤喜不喜欢自己,她也想不明白就算边伯贤喜欢自己,能不能再一起还是个问题呢!于是,尹普美什么也不想抱着小亦航睡觉了。

  边伯贤躺在床上,也在想着小亦航对自己说的话,自己明明也对尹普美有好感,但是就是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每次看到金钟大和尹普美在一起都会心痛,觉得自己是不是嫉妒人家,自己这是怎么了?边伯贤越想越不明白。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阳光照着尹普美的脸,尹普美也醒了,打了个哈欠,看着身边的小亦航还没醒 ,就小心翼翼地下床,拿着闹钟看,才六点多分,想让小亦航多睡一会儿,就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了。

  洗漱完,尹普美看着床上睡姿奇形怪状的小亦航,亲切地笑了。换好衣服后,轻声地离开房间,正准备下楼时,就看见边伯贤了,主动地笑着跟边伯贤打招呼:“边伯贤,早啊!”边伯贤也微笑地说:“早啊,普美!咦?亦航呢?”尹普美小声地说:“亦航还没醒呢!下去吧!”

  饭厅里,尹普美正在冰箱里找着东西,边伯贤好奇地问:“你在干嘛?”尹普美转身对边伯贤说:“边伯贤,难道你早上不用吃早饭的吗?”边伯贤看着尹普美,“当然要,你做?”尹普美自信地说:“废话,当然我做,不然的话我翻冰箱干嘛。我跟你讲,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人家钟大哥想吃都吃不到呢!你就幸运啦,能吃到本小姐亲手做的早饭!你可要珍惜哪!”边伯贤笑着说:“是吗?我也是会做饭的哦,那我就好好尝尝你做的怎么样咯!”尹普美笑着“哼”了声,就从冰箱里拿着牛奶,面包,鸡蛋和其它蔬菜进了厨房开始做早饭了。边伯贤深情款款地看着尹普美忙碌的小身影,眼睛里都是爱惜。尹普美这时候想到小亦航也该起床了吧,要不然待会早饭凉了就没营养了,就冲着边伯贤说:“边伯贤,你叫亦航起床,亦航可是喜欢赖床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边伯贤一脸不可思议地说:“你明知道亦航有赖床的习惯你还叫我去叫醒他,这不是为难我吗?”尹普美走到边伯贤前,“要不你来做早饭,我去,怎么样,不为难你了吧?”边伯贤无奈地说:“唉!算了,你来做,我去叫亦航。”说完就往楼上走。尹普美好笑地说:“切,就知道你会这样。”

  边伯贤轻轻地打开尹普美的房门,慢步地走到床边,看着尹普美整齐舒适的房间,再看着尹普美的照片,不由得笑了。边伯贤坐在床上,轻轻拍着小亦航的背,温柔地说:“亦航,起床了。”小亦航本来就有赖床的习惯,没想到今天被边伯贤一叫就不赖床,马上起身了。小亦航揉着眼睛说:“伯贤哥哥,早!普美姐姐呢?”边伯贤帮小亦航穿着衣服,“早啊!你普美姐姐在下面做早饭呢!快去刷牙洗脸吧!”小亦航很懂事,穿好衣服后,让边伯贤在房间里等,自己就去洗漱了。边伯贤等得很无聊,就躺着尹普美的床上,他闻到尹普美的房间里有着清新的茉莉花味。过了一会儿,小亦航洗漱好出来就看到边伯贤正躺着普美姐姐的床上,小亦航就走到边伯贤旁边,说:“伯贤哥哥,我弄好了。”边伯贤起身,看着小亦航,笑着说:“嗯,亦航今天真帅啊!”小亦航自豪地说:“那是!”边伯贤抱着小亦航,亲了他一口,“亦航,我们现在下去吃早饭吧!”小亦航也亲回边伯贤,开心地说:“伯贤哥哥真好!”边伯贤听了很开心,抱着小亦航下楼了。

  饭厅里,尹普美惊讶地看着边伯贤和小亦航,“不会吧?边伯贤你这么快就搞定了!平时亦航都喜欢赖床的,今天怎么这么听话的?”边伯贤骄傲地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现在知道我的厉害吧!”小亦航也插上一句:“嗯,普美姐姐,伯贤哥哥可好了!”边伯贤笑着摸了一下小亦航的脸,尹普美看不下去了,“好了,过了吃早饭吧!”边伯贤抱着小亦航坐到尹普美的旁边,吃了口早饭后,看着尹普美,“呀!普美,你做的还不错嘛!”尹普美笑着说:“是吧!”三人愉快地吃完了早饭。

  尹普美收拾完后,就看到边伯贤正在和小亦航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笑了下,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尹普美看着小亦航和边伯贤的关系那么好,自己都吃醋了,就把小亦航从边伯贤的怀里抱出来,让小亦航坐到自己的旁边,小亦航也很听话,一屁股坐到尹普美的旁边,边伯贤看了眼尹普美和小亦航,歪嘴笑了,这尹普美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抱一下亦航都不给。小亦航看着尹普美,摇着尹普美的手说:“姐姐!”尹普美看着小亦航,“亦航,怎么了?”边伯贤也好奇的看着小亦航,小亦航假装可怜的样子说:“姐姐,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你就可怜可怜我,给我买只宠物吧!”尹普美疑惑地看着小亦航,“怎么突然想养宠物了?”小亦航说:“因为太无聊了,你就给我买嘛!姐姐~”尹普美看着边伯贤那副正在看好戏的样子,故意对小亦航说:“亦航啊,你不是也喜欢伯贤哥哥吗?我们叫伯贤哥哥买就好了。”说完,尹普美一脸得意的看着边伯贤,边伯贤委屈地看着尹普美,小亦航马上改变主意,向边伯贤卖萌了,“伯贤哥哥,你最好了,给我买嘛~”边伯贤抱着小亦航说:“唉!好了好了,给你买啦~”小亦航兴奋地往边伯贤的脸上亲了一口,“伯贤哥哥真好!”边伯贤看着眼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亦航说:“这句话你今天已经说了两遍了!”小亦航自言自语着:“是吗?不管了,呵呵~”尹普美吃醋地看着小亦航,嘟着嘴说:“亦航,不可以这样哦,姐姐吃醋了!怎么亲你伯贤哥哥都不亲我呢?”小亦航抱着尹普美的脖子,也往尹普美的脸上亲了下。尹普美这才满意,转过头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你开车带我们去吧!”边伯贤说:“怎么要我开车,你不是有车吗?”“我开?现在是你要送宠物给亦航,当然是你开车了,再说了,谁会让一个女生开车来载着两个男的啊。”“唉,好了好了,走吧!”“走咯,亦航!”“好,姐姐,伯贤哥哥我们出发吧!”“......”

  尹普美抱着小亦航问边伯贤:“边伯贤,你会不会开车啊?”边伯贤转过身,单手撑着头,对尹普美说:“尹普美,你要是觉得我不会开车的话,就你来开咯。”尹普美翻了个白眼,瞪着边伯贤:“喂喂!我可没这个意思。”边伯贤笑着说:“切,坐好了,万一我一个不小心就不知道把你撞哪去了,我可不负责的。”尹普美“哼”了声,把注意力移到了窗外。边伯贤好笑地看了眼尹普美。

  离宠物店不远处,边伯贤把车停到一边,尹普美抱着小亦航下车了。尹普美抱着小亦航抱得手都酸了,把小亦航放下来后,蹲下对小亦航说:“亦航,姐姐抱你抱得手都酸了,自己走可以吗?”小亦航嘟着嘴说:“好吧,那我叫伯贤哥哥抱就好了。”说完,小亦航笑着看着边伯贤,边伯贤无奈,只好抱着小亦航走了,尹普美就和边伯贤并列,一起走。

  一路上,很多人都往他们看了过来,个个都在议论着:“哇,这个男生好帅啊!他旁边那个女生也好漂亮啊!”“两个人看起来好配啊!”“那个帅哥抱着的小朋友好可爱啊!是不是他们的儿子啊?”“他们这么年轻就当父母啦!”“......”尹普美听见这些话,虽然心里很开心但是现在只能尴尬地走着,而边伯贤和小亦航就不同了,都得意的笑着,于是小亦航就开了个玩笑,对那些人说:“各位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我爸爸妈妈是不是好配啊?”这么一说,街上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是真的嘢!”“他们真的是夫妻呀!”“好羡慕啊!”“父母都长这么好看,怪不得他们的小孩子都长这么好看!”“......”尹普美瞪着小亦航,“亦航!你在胡说什么呢!”边伯贤也看向小亦航,“亦航,不可以这么说哦!”小亦航没有生气,只是调皮地说:“你们真的好配哦~”尹普美和边伯贤无语了,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到了宠物店,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都在叫,小亦航已经兴奋得不得了了,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尹普美和边伯贤也被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吸引住了。尹普美走到小亦航身边,“亦航,喜欢哪只啊?”小亦航看着眼前这只白色的比熊犬说:“姐姐,我喜欢这只哎!”尹普美把这个比熊犬抱了出来,抱了下就给了小亦航,之后去把边伯贤拉了过来,边伯贤一脸疑惑地问:“干嘛?”尹普美指了指这个比熊犬,说:“什么干嘛,亦航喜欢啊,买单去吧!”边伯贤恍然大悟地看着尹普美,“唉,你说你这个姐姐怎么当的嘛?算了,不说了。”尹普美瞪着边伯贤说:“边伯贤,姐姐是你叫的吗?要叫也只有亦航可以叫,再说了把我叫的这么老,你要是叫我姐姐的话,你就是我弟弟咯!”边伯贤无奈地说:“不叫了,斗不过你。”说完,就抱起亦航,“亦航,走,我们去买单咯!”尹普美看着小亦航笑了。

  回到尹家,尹普美看着边伯贤说:“呀,边伯贤,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啊!”边伯贤抱着小亦航说:“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尹普美摸着小亦航说:“亦航,你可要谢谢这位哥哥咯!”小亦航开心地看着边伯贤,“谢谢哥哥!”说完便抱着边伯贤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了一下,边伯贤心情大好,也亲了一下小亦航。亲完后,小亦航马上从边伯贤的身上爬了下来,看着尹普美和边伯贤说:“伯贤哥哥,姐姐,我们给这只小狗取个名字吧!”边伯贤马上想到一个好听的名字,“亦航,不如叫它奇诺吧!”小亦航高兴地不得了,“好啊好啊,这个好听!”尹普美一脸惊讶地看着边伯贤,“厉害呀,边伯贤,这么快就想到!”边伯贤笑着说:“废话,不快那我叫边伯贤干嘛。”尹普美瞪了他一眼,“赞你一句就飞上天啦!还有,快去帮亦航弄狗窝。”边伯贤盯着尹普美,“我去弄狗窝,那你干嘛?”尹普美走到厨房,大声说:“我要做饭!你说你会做饭,要不你来做呗?”边伯贤听了后,想了想,还是算了吧,他只好去陪小亦航弄狗窝去了。

  吃饭时,边伯贤看着尹普美说:“普美啊,想不到你居然会做饭嘛!”尹普美边给小亦航夹菜边说:“跟恩地学的。”边伯贤疑惑地问:“恩地是谁?”尹普美摆出一副你真八卦的表情看着边伯贤,“恩地啊是我闺蜜,之前出国时跟她学的,改天介绍给你认识呗!”边伯贤也想认识这个叫恩地的人,对尹普美说:“好啊!”尹普美忽然说:“我觉得恩地和钟大哥挺般配的。”“什么!”“看起来就很配啊!改天给钟大哥介绍一下。”边伯贤听尹普美这么一说,就想普美就是不喜欢那个金钟大咯。于是就大胆地问尹普美:“普美啊,难道你不喜欢金钟大吗?我看得出来他应该喜欢你的。”尹普美叹了口气说:“你想多了,我只是把钟大当成哥哥而已。”边伯贤也没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我们两个关系也有很大进步,不叫我全名边伯贤了,改叫我伯贤了。这半个月我和普美相处以来,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普美了。”

  “这一个月来,我和边伯贤的关系比以前好了很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叫他伯贤而不叫边伯贤,我好像渐渐地喜欢上他了。”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上海微创心脉医疗接受上市辅导 香港心脉占股
  • 心脉医疗等3家企业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
  • 最新招聘 2019青岛格兰德中学教师招聘启事
  • 【税语】七字口诀巧记“营改增”税率